肾炎症的症状拥有哪些伸荐四个治水疗方法

世界献血者日上饶市宣传活触动异彩纷呈

国安比赛购票:老境:凡客移触动端订单量壹年增3倍

2019年10月21日 03:33

“胜男,这个星期天,我们去海边走走吧。平时办案很忙,好长时间没和你一起散散步了。”钟朗充满爱意的对胜男说。胜男也微笑着点了点头。 
  傍晚,当夕阳亲吻着西山的时候,钟朗将手搭在胜男的肩上两人慢慢想海边走去,两人你一言我一语,tan得十分投机。胜男的脸上几次露出羞涩的笑容。他们两个一直聊到到晚上十点,才回家。钟朗对胜男说:“胜男,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说完边开汽车离开了海边。到了胜男家中已经是11:50分了,钟朗再向胜男告别:“胜男晚安,明天我来接你去巡bu房早点休息。”“铛铛挡”钟声响了十二下,一个电话突然想起,这么晚了是谁呢?让胜男和钟朗紧张起来。…………胜男,慢慢走近电话,拿起听筒“喂,你找谁?”一个邪恶而又冷漠的声音传来:“想知道我是谁吗?哼哼。”胜男大声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说完这句话,一旁的钟朗,开始担心起来。那个人冷冷的说道:“明天午夜你一个人来到bo爵咖啡馆等我,记住12:00整,只能你一个人,否则别怪我对你父亲不客qi。“你、你”胜男huai没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胜男慢慢的电话放上,神色紧张。“胜男,你怎么了?”钟朗连忙走上前去关心的问道。胜男对钟朗说,我父亲在他的手上。他明天让我午夜12:00到伯爵咖啡馆,这准一个人,要不然就对我父亲不客气,钟朗我该怎么办?”钟朗眉头紧锁思考了一会对胜男说:“我决不让你一个人去的,它让你午夜去,绝不会有什么好意。”“但他要是对我爸爸不利怎么办?”“胜男,你放心,这个交给我,我保证你和伯父不会有事,今晚你就放心休息。”说完他拥抱了胜男,就离开了胜男家。…………第二天一早,钟朗就接胜男回到了巡捕房,和韩非小慧一起讨论计策。小慧奇怪的问道:“那个神秘人为什么要把地点定在伯爵咖啡馆呢?”韩非答到:“这不奇怪呀,因为这附近只有伯爵咖啡馆是24小时营业的呀。”“等等,他知道这附近只有伯爵咖啡馆是24小时营业的,说明他对这一带很了解,应该这个凶手就在附近。”钟朗自信满满的说。这天夜里,于胜男为了解救爸爸,午夜12:00独自一人来到伯爵咖啡馆,其实钟朗已经在外面拿枪等候胜男了。胜男来到咖啡馆里,这里面除了工作人员,一个人也没有,于是于胜男向工作人员问道:“有没有一个陌生男子来呀?”那个工作人员摇摇头。这时,胜男的目光正向四周搜索时,一个飞镖突然插在咖啡馆的柱子上,上面有一封信,信上写着:后天就是你父亲归西的日子,如果你有能耐就来抓我。如果后天午夜12:00你还抓不到我,就别怪我无情了,这能怪你自己太笨。胜男走出咖啡馆并且把这封信给了钟朗看。钟朗说道:“你先别急,他说是后天,想必今天伯父应该没有什么危险,明天一早我们就去监狱,看看那个神秘人到底是不是带走了伯父。”胜男带着哭腔答应了。第二天一早钟朗就带着胜男来到了马思南监狱。听那里的狱头说有一个神秘男子将狱卒打伤后,就劫走了胜男的父亲。胜男钟朗立刻勘察了现场,发现现场有一个脚印和一支钢笔,经过比对,他们发现那只钢笔写出的笔迹和扎在飞镖上的恐吓信笔迹完全吻合。可以断定劫走伯父的人和写恐吓信的人是同一人。而那个脚印是是一双42码的豪华皮鞋,可以断定此人身高在1米75左右身材魁梧。现在有了这个线索,两人又开始思考起来 
  “钟头,有辆车停在伯爵咖啡馆前就是不走,把人家的门面挡的死死的,人家都打来投诉电话了,现在咖啡馆里空无一人,你过来看看吧。”原来是老孔打来的电话。“好,我马上过去。”钟朗对胜男说:“我去伯爵咖啡馆看看,你在这里等我。”“不,我也去,看看我能发现什么新线索。”胜男坚决地答道。他们两个来到伯爵咖啡馆门前,撬开了那个车的门锁,准备开走,这时胜男突然喊道:“等等,这里有一个脚印,让我跟那个脚印比比,呀,就是那个神秘人的。看来这辆车神秘人曾经驾驶过,我们先不要开动,静观其变。”在他们苦苦守候3个小时后,终于有个头戴黑帽的男子,上了车,刚准备开动车,钟朗韩非一把上前把他摁倒在车里,于胜男焦急地问道:“快说,把我爸藏在什么地方了?”那个神秘人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枪击了。钟朗看着胜男说:“看来他只是神秘人试探我们手下,我们暴露了。”胜男对钟朗说:“钟朗我们只有一天时间了,怎么办?我爸爸怎么办呀!胜男心情十分混乱。回到巡捕房,两人镇静下来,仔细回想着每一个细节。他们现在只有这样,静静的思考,到了第三天晚上8:00,他们两个在巡捕房思考着,也许是默契,也许是心有灵犀,他们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车要堵在伯爵咖啡馆门前呢?难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难道伯父就在里面?想到这里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站起来,互相说了自己的想法。“头,那就快点行动吧。在不救胜男爸爸就来不及了呀。”韩非说道。“好!钟朗韩非胜男带人来到了伯爵咖啡馆分别从两个门“你想干什么?放开我爸爸”于胜男冲那个神秘人说道。钟朗立刻跑过来:“放开伯父”那个神秘人冷冷地说:“你们终究还是发现了,可是已经晚了,我就是佟曦见,也许你们不知道我是谁?但我告诉你佟钧是我爸爸(佟钧就是死亡地带的那个勾结日本人放毒气,最后被胜男枪击的那个人),你们杀死了我爸爸,我也要让你们尝尝失去父亲的滋味。”“你爸爸是做了错事,那是他应得的报应”钟朗说道。“我不管,我就是个有仇必报的人,现在11:58了还有两分钟,你爸爸就要上路了。你赶紧对你爸爸说几句遗言吧,哈哈哈哈”胜男气愤的说道:“你这个魔鬼,你会后悔的。”不料佟曦见却说:“没错,我就是魔鬼,大不了和你爸爸一起死。哈哈哈哈你爸爸在这世界上还能活倒计时10、9、8、7、6、5、4、3、2“咚”韩非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在佟曦见的背后开了枪,他就这样带着仇恨死去。伯父被救了,胜男一下扑进了她爸爸的怀抱。 
  完

望江南 
         树下倚,独往沪北楼。来往人影皆bu是, 
         han情mai脉意绵绵。魂消武陵居。 
先生评语:
独往沪北楼,一眼就可看到此地,但那时盼人心切,只顾看惧而bu见有洲liao。人影过尽,han情脉脉,江洲依旧,不见所思,能不魂消吗!国安比赛购票第七章:最终对决 
  飞船起飞没多一会儿就lai到了克洛斯星上空,穿过棉花团一样的浓雾,飞船稳稳的降落在克洛斯平原上。舱门打开了,惊雷第一个钻了出来,本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可shi刚襤uang床畹阃铝顺隼?-----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腐烂尸体的恶臭味。他下意识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吃惊的发现克洛斯星竟然在几天之内从天堂变成了地狱------地上到处散落着精灵的尸体,有的刚刚死去,有的开始腐烂,还有的已经烂的看不出是什么精灵了。这时侠客从驾驶舱出来,看到堆积如山的尸体,拿出一个类似计算器的东西,对着四周扫了一下说道:“这里大约有几十万只精灵的尸体,但是应该还有大约百分之九十不在这里。也就是说,这里只有十分之一。”“什么?只有十分之一?!”雷伊们感到十分震惊,他们议论纷纷。“嗯”侠客点了点头,不再嬉皮笑脸的了。“所以能不能救活他们就全看你们的了。”他的口气变得有些像船长 。雷伊们不再议论,他们自动排成方阵,由惊雷率领着,绕过一只又一只精灵的尸体,整齐的走向克洛斯沼泽。“去吧,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成功的!”侠客在后面大声说。 
  尽管他们早有心理准备,可是沼泽内的景象还是让他们不约而同打了个冷战:除了扑鼻而来的腐臭味和堆积成山的尸体,周围奇形怪状的植物在雾中若隐若现,仿佛无数妖魔鬼怪正在围拢过来,风一吹,它们就发出“嗞咔嗞咔”的怪响,听起来就像切路尔在阴笑。雷伊们感到十分害怕,恐惧笼罩着他们,他们的步伐开始有些乱了。但是很快,他们又调整了过来,可心中还是觉得没底,速度越发变慢了。惊雷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听着植物的嗞咔声和脚底枯木的咯吱声,他感到胆战心惊,任凭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滚落下,掉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响声。脚下像坠了一座大山,根本迈不开步。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简直就像三个世纪,雷伊的队伍终于完全停下了。 
  没有了脚步声和枯木的咯吱声,周围呜呜的风声和植物的嗞咔声就变得更大了。雷伊们不知道,这正是厄运来临的征兆。因为在他们脚下,克洛斯星的深处,一股强大的精灵信号正蠢蠢欲动。 
  突然间,风停了,整个克洛斯星陷入了寂静之中,但那仅仅是一瞬间。紧接着,伴随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克洛斯星像遭遇了地震一样剧烈的晃荡起来。这时,从沼泽里冲出一只巨大的精灵,那正是切路尔。他的嘴里叼着一只刚刚死去的布鲁克克,左前爪抓着一只没了下半身的阿克西亚,右前爪抓着一只血淋淋的柯蓝,浑身粘满了泥浆。它因为吃掉了很多精灵而变得更加残暴,双眼由原来的棕黑色变成了血红色,又长又尖的指甲向下滴着鲜血,皮毛上粘满了血点,一颗颗利剑般的獠牙藏在深不见底的血盆大口中,甚至都能看见它褐色的血液在墨绿色的血管中流动。 
  见到雷伊们,它似乎很恼怒,它仰起头,一张嘴,就把布鲁克克吞入了肚中。接着,它把柯蓝和阿克西亚砸向雷伊们,但被雷伊们躲开了。它愤怒了。只见它仰起头,用尽全身力气大吼起来,那吼声响彻宇宙,把周围的植物连根拔起,精灵的尸体都飞向了空中,震得沼泽中的泥浆都翻滚起来。惊雷站在队伍最前面,切路尔的吼声几乎要把他掀到天上去,他只好死死抓着地面,以免自己被震飞。可没过多一会儿,他就感到全身疼痛难忍,切路尔的叫声好像要刺穿他的身体一样。他忍着疼左右看了看,别的雷伊也是一样。过了大约一分钟,切路尔终于不吼了,惊雷重重的摔在地上,摔得他眼冒金星,脑袋里像有一窝蜜蜂一样嗡嗡作响。他想爬起来,可是手脚不听使唤,稍微一动全身就像针扎一样疼痛,他只好软绵绵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见雷伊们全都趴在地上起不来了,切路尔狂笑起来,它从身体里放出许多黑影,黑影个个手持武器,朝雷伊们冲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惊雷不知怎么竟从地上跳了起来,用了一个万丈光芒,把黑影全部打退了。然后,别的雷伊也都相继爬了起来。见自己的招数使用失败了,切路尔十分恼火,它咆哮着朝惊雷俯冲过来,伸出利爪抓向惊雷,惊雷躲闪不及,被打翻在地。它乘机把惊雷压在地上,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咬向惊雷。就在这时,只听一声雷响,切路尔背上鲜血飞溅,它大声嚎叫着,都要把惊雷的耳朵震聋了。它的嘴角流出了血,后背上一片血肉模糊,原来是雷伊们在情急之下同时用了瞬雷天闪,300万伏特的电压同时打在它的身上,它却没死,只是减了四分之一的体力。它放开惊雷飞回空中,背上滴答滴答地流着血,样子十分恐怖。它飞在空中,用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瞪着地上的雷伊,就这样对峙着,真正的决战终于开始了。 
  切路尔飞在空中的身体有些颤抖,雷伊们甚至能看到它眼中的火光在闪动。雷伊们自然也不敢怠慢,他们个个肃立不动,静静的等待着切路尔发起进攻。终于,切路尔的眼神在一瞬间有了微小的变化,随即猛地从半空俯冲下来,惊雷早料到它会来这一手,雷伊们的队伍立刻横向分成两半,一半向后撤退,吸引切路尔的注意,另一半则飞快的绕到切路尔的背后,前后夹击,切路尔只剩下三分之一的体力了。它愤怒到了极点,爪子在空中胡乱的挥舞着,竟然形成了一个黑洞!只见从黑洞中飞出无数的藤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雷伊们冲去。有的雷伊躲闪不及,被藤蔓缠住,立刻失去了战斗能力,被拖入黑洞中;
还有的雷伊被藤蔓触到,虽然没有死,却中了毒,而且减掉了许多体力…。。惊雷和几个同伴尽力躲避着藤蔓,却发现藤蔓变得越来越多。“怎么办啊?藤蔓越来越多了!”一只叫雷厉的雷伊叫道。“是啊,惊雷你倒是想想办法呀!”一只叫闪电的雷伊也催促着,他以前认识惊雷。“你们…。都让我想,你们自己…。也动动脑子不行吗?”惊雷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都快倒在地上了。话虽这么说,可他还是在尽量想办法。突然,他发现切路尔的体力在不断减少“难道说…。?”惊雷思考着,却没注意一根藤蔓已悄悄伸过来了。“哈!我明白了!大家再撑一会儿,切路尔马上就不……啊!”话未说完,惊雷感觉胳膊一紧,随即瘫倒在了地上。“呀,惊雷,你怎么了,惊雷?”闪电慌忙跑过去,一个白光刃砍断了藤蔓,把惊雷从地上扶了起来。“快,快!闪电,你让大家再撑一会儿,切路尔做出的黑洞是要以它的体力为代价的…。。咳咳,它马上就不行了…。”“好了惊雷,你不要再说了,保存好体力,我去告诉大家,战斗还没结束那。”不等惊雷说完,闪电就打断了他。就在这时,藤蔓渐渐少了,黑洞不断缩小,最后终于消失在了空中。 
  而此时,雷伊的数量也所剩无几,大部分都被拉入了黑洞里,就算活下来的也都中了毒,总之是死的死伤的伤,雷伊们也没占多大便宜。 
  切路尔还剩下88点体力值,而雷伊们的体力加起来也不到97点,但因为他们是精灵,和一般的生命体不一样,所以状态还是很好。切路尔和雷伊们对峙着,准备拼个你死我活。 
  切路尔眯着眼,试图找出雷伊们的破绽,雷伊们也严阵以待,时刻准备反击。突然,切路尔全身发力,一阵龙卷风卷向雷伊们,雷伊们全都避开了。可谁知,龙卷风又卷了回来,这次雷伊们没有防备,被龙卷风击中,又倒下三个。现在只有惊雷和闪电活着了。而切路尔也大口喘着粗气,暂时没有了进攻的能力。 
“闪电…”惊雷附在闪电耳边说“你速度快,待会儿你假装逃跑,先把它引出去,然后我躲在暗处,等你把它再引回来时,咱们一起用瞬雷天闪,知道了吗?”“行,就这么办。”闪电和惊雷对视了一下,眼中的笑意一闪而过。 
  他们转过身,闪电对惊雷说:“惊雷,你先在这里拖着切路尔,我去把驴子和猪找来。”“找它们来干什么?”惊雷假装吃惊的说。“拿它们来和切路尔比比谁更笨,更丑,更弱呀!”闪电一边说,一边用眼睛瞄着切路尔。切路尔果然中计了,它愤怒的咆哮着扑向闪电,闪电灵巧的避开,一边大声嘲笑切路尔,一边撒腿跑出克洛斯沼泽。切路尔紧追出去,路过惊雷旁边时就像没看见他一样,径直从他身旁飞了过去。 
 “躲在哪好呢?”惊雷暗自琢磨着。忽然,他发现了克洛斯花后面的一块岩石。“哈哈~~那倒是个好地方!”他跑过去,在路过克洛斯林间的入口时,他无意间朝里面看了一眼,一下子,他的表情凝固了,定定的站在原地。与此同时,闪电也跑了进来,见到惊雷还呆在外面,他赶忙冲过去,焦急的对他说:“惊雷!你怎么还在外面?切路尔都回来了!”这么一叫,惊雷才回过神来,可是已经迟了。切路尔飞进来,霎时间明白了他们的计策,它狂吼着挡在克洛斯林间的入口处,用威胁的目光逼视着他们,吓得他们连连后退。“怎么办?”闪电用颤抖的有些变的声yin悄悄问惊雷。惊雷也被吓得够呛,他的双腿在战粟,牙齿也有些打颤,但他还是咬了咬牙,斩钉截铁的说:“直接进攻!”一声令下,两道闪电同时飞起,准确无误的击中了切路尔的脊柱,只听“咔嘣”一声,切路尔的脊柱从柱节处断成了两段!“嗷……~~”切路尔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声。它猛地抬起那张血肉模糊的脸,窒息般的疼痛让它失去了理智,不管三七二十一,切路尔一个绝地突击打向惊雷。这个攻击太突然,再加上体力透支,惊雷已经无法闪避了。就在这时,一个身影闪过,挡在了惊雷面前,随着一声物体被击中的闷响,闪电倒在了惊雷的怀里。一瞬间泪水充满了惊雷的眼眶,闪电轻轻的对他说:“别难过,惊雷,你永远是我的好兄弟,我相信,下辈子我们还会见面的,到时候我们还一起玩耍,一起升级,一起野餐,你说好不好?”惊雷再也抑制不住自己,任凭泪水洒落在闪电身上,用力的点着头。闪电笑了一下,手臂悄然滑出惊雷的手掌垂了下去……。。 
  “闪电……。”惊雷感到天昏地暗,灵魂似乎已经飘出了体外。“闪电…。。”他呢喃着,慢慢放下闪电的尸体,站起来着了魔一般直直的盯着切路尔。他握紧拳头,感到心中复仇的火焰熊熊燃烧着,烤得他痛苦难忍,全身发热,内心一种想杀人的冲动难以遏制。陡然间惊雷猛冲过去,对着切路尔发出了疯狂的攻击,可能是因为过于愤怒,竟然一招都没打中。切路尔在躲闪中得到了喘息,乘着惊雷喘气的功夫又发出了一招绝地突击,虽然没有致命,也把惊雷震飞昏了过去。 
昏迷中,惊雷恍恍惚惚看见慕容雪颜和菲花(慕容雪颜的布布花),粉凝(波克尔)还有闪电站在切路尔跟前,切路尔狂笑着按了左边地上的一个按钮,他们的脚下出现了一个大洞,他们来不及逃跑,都掉了进去,再没爬上来。惊雷想去救他们,却发现自己正被铁链绑在柱子上。他奋力挣扎喊叫,可都无济于事。他用尽全身力气猛踢一脚,把自己踢醒了,睁开眼发现切路尔正要飞走。不知怎么,他眼前浮现出慕容雪颜的笑容,顾不上身上的伤,他用力站起来冲向了切路尔。切路尔被吓了一跳,迟疑了一秒钟,惊雷就乘这时拼尽全力打出了一招惊雷切,一道闪电穿破浓雾,直直的劈在切路尔身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切路尔重重的摔在地上,而惊雷也体力透支倒了下去,过了好半天,切路尔先回过神来,摇晃着站起身,用血红的眼睛瞪着惊雷,它被彻底激怒了。 
讨论场景: 
播音员:惊雷的命运会怎样?他究竟能不能战胜切路尔呢?请看下集! 
观众:你太卑鄙了! 
作者:播音员,你报错了。是下章! 
观众+播音员:“囧”

那个2009年,我们曾走过,也留下了太多太多……有微笑,有流泪,有开心,有悲哀,我们已jing走过了许多的岁月,现在我们迎来的,是新的2010年,我——虞**(紫星),在这先给大家拜年……                       
                   ——《girl diary》 
  2009年,真是一个值得留恋回味的一年,太多的美好瞬间,总是转瞬即shi,让人把握不住,灵魂,是否还留在那年?? 
  我想,那瞬间,是世上最最宝贵的,是用金钱买不来的,每当美好的事物或日子飞速逝去,我总会暗自伤心,gong自珍说过:“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落红与时光一样,都是可惜的逝去的美好,之所以我不能像龚自珍做得那般豁达,是因为我觉得美好即逝,是件令人流泪,悲哀的事,我痛心…… 
  可是,旧年过去,新年又来,旧花凋零,新花又绽,这不很美好吗?? 
  我觉得我也要试着放开一点,新年逝,快乐来,我祝愿大家平安如意,开开心心!! 
  黄**,这些话是写给你的,你呀,总是能写出一点点的好文章,跟你做朋友,我觉得生活很热闹,很精彩,不过,你可要知道一点,就是,不准再叫我死鱼!!不过,我会一直叫你黄狗。现在,新年也来过了,还没有说一些祝词,那就现在敬上: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天天开朗,快乐无比!你是不是特感激我?其实呀,我知道你很感激我,那你就留言我,我随时恭候哦!!!!! 
(现在是献给大家的): 
  其实,我现在的心情也不是很好,所以,也不会说太多的话,那就说:“祝愿大家,心想事成,开心如意!”我在这里给大家拜年了。【虽然有些晚】我希望,我们可以一起创作,一起兴建更热闹的小荷大家庭!!! 
  所有的朋友,要记得你们是我永远的朋友! 
                   ——《happy New Year》国安比赛购票无法可修饰de一对手 , 
  带出温暖永远在背后 
  总是罗嗦始终关注 
  不懂珍惜太内疚 
  chen醉于音阶她不赞赏 
  母亲的爱却永远未退让 
  决心冲开心中挣扎 
  亲恩终可报答 
  春风化雨暖透我的心 
  一生眷顾无言di送赠 
  是你多么温馨的目光 
  教我坚毅望着前路 
  叮嘱我跌倒不应fang弃 
  没法解释怎可报尽亲恩 
  爱意kuan大是无限 
  请准我说声真的爱你 
  仍记qi温馨的一对手 
  始终给我照顾未变样 
  理想今天终于等到 
  分享光辉盼做到

国安比赛购票:小学四年级日记:发车壹定要用心

“呜呜呜……”,响亮的警车声划破了夜晚的寂静。 
  “啊,糟了!”躺在床上的男子突然跳起来,“惨了,一定是她!一定是她!一定是她报了警!可恶,别让我再看到你!” 
  淅沥沥……天渐渐下起了小雨。 
  男子收拾东西,准备出逃。“彭!”“bu许动,把shou举起来!转到后面去!”只见陈gang举着枪,带着二十多个警察闯了进来,“快!上警车!”。“哗啦”,男子突然脱掉了外套,逃走了。 
  “别跑!别跑!”陈刚脱口而出,“追!一定要抓住马克西!” 
跑着跑着,马克西突然停住了。手里举着手榴弹:“别过来,不然,我jiu引爆手榴弹,让大家同归于尽!你若放我走,我就不会引爆手榴弹,也不会因而失去几十条人命!你与这些人的命运就在你的步子上了。” 
  陈刚知道,如果硬闯过去,那就是送死,何况,还要将马克西和他的团伙一网打尽,不能就这么过去。“好吧,那你也必须把手榴弹留下!”“行,只要你们放我走!” 
  马克西走着走着,突然回过tou,笑道:“你们上当了,去死吧!”,说完,拿出手榴弹向陈刚扔去。“不好,快闪!”“彭”手榴弹爆炸了,幸好大家闪得快,只受了些轻伤。马克西也不见了。 
  “可恶,既然马克西逃了,又让大家受伤了,这个马克西真是胆大妄为!走,咱们会警局去,商讨抓马克西的方法。” 
  这时,躲在草丛中的马克西正在哈哈大笑:“他们真傻,一定全死光了!哈哈!” 
  沉寂的暗夜,使谁都不安宁。国安比赛购票无法可修饰的一dui手 , 
  带出温暖永远在背后 
  总是罗嗦始终关注 
  bu懂珍惜太内jiu 
  沉醉于yin阶她不赞赏 
  母亲的爱却永远未退让 
  决心冲开心中挣扎 
  亲恩终可报答 
  春风化雨暖透我的心 
  一生眷顾无言地送赠 
  是你多么温馨的目光 
  教我坚毅望着前路 
  叮嘱我跌倒不应放弃 
  没法解释怎可报尽亲恩 
  爱意宽大是无限 
  请准我说声真的爱你 
  仍ji起温馨的一对手 
  始终给我照顾未变样 
  理想今天终于等到 
  分享光辉盼做到

第七章:最终对决 
  飞船起飞没多一会儿就来到了克洛斯星上空,穿过棉花团一样的浓雾,飞船稳稳的降落在克洛斯平原上。舱门打开了,惊雷第一个钻了出来,本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可shi刚一吸气他却差点吐了出来------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腐烂尸体的恶臭味。他下意识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吃惊的fa现克洛斯星竟然在几天之内从天堂变成了地狱------地上到处散落着精灵的尸体,有的刚刚死去,有的开始腐烂,还有的已经烂的看不出shi什么精灵了。这时侠客从驾驶舱出来,看到堆积如山的尸体,拿出一个类似计算器的东西,对着四周扫了一下说道:“这里大约有几十万只精灵的尸体,但是应该还有大约百分之九十不在这里。也就是说,这里只有十分之一。”“什么?只有十分之一?!”雷伊们感到十分震惊,他们议论纷纷。“嗯”侠客点了点头,不再嬉皮笑脸的了。“所以能不能救活他们就全看你们的了。”他的口气变得有些xiang船长 。雷伊们不再议论,他们自动排成方阵,由惊雷率领着,绕过一只又一只精灵的尸体,整齐的走向克洛斯沼泽。“去吧,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成功的!”侠客在后面大声说。 
  尽管他们早有心理准备,可是沼泽内的景象还是让他们不约而同打了个冷战:除了扑鼻而来的腐臭味和堆积成山的尸体,周围奇形怪状的植物在雾中若隐若现,仿佛无数妖魔鬼怪正在围拢过来,风一吹,它们就发出“嗞咔嗞咔”的怪响,听起来就像qie路尔在阴笑。雷伊们感到十分害怕,恐惧笼罩着他们,他们的步伐开始有些乱了。但是很快,他们又调整了过来,可心中还是觉得没底,速度越发变慢了。惊雷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听着植物的嗞咔声和脚底枯木的咯吱声,他感到胆战心惊,任凭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滚落下,掉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响声。脚下像坠了一座大山,根本迈不开步。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简直就像三个世纪,雷伊的队伍终于完全停下了。 
  没有了脚步声和枯木的咯吱声,周围呜呜的风声和植物的嗞咔声就变得更大了。雷伊们不知道,这正是厄运来临的征兆。因为在他们脚下,克洛斯星的深处,一股强大的精灵信号正蠢蠢欲动。 
  突然间,风停了,整个克洛斯星陷入了寂静之中,但那仅仅是一瞬间。紧接着,伴随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克洛斯星像遭遇了地震一样剧烈的晃荡起来。这时,从沼泽里冲出一只巨大的精灵,那正是切路尔。他的嘴里叼着一只刚刚死去的布鲁克克,左前爪抓着一只没了下半身的阿克西亚,右前爪抓着一只血淋淋的柯蓝,浑身粘满了泥浆。它因为吃掉了很多精灵而变得更加残暴,双眼由原来的棕黑色变成了血红色,又长又尖的指甲向下滴着鲜血,皮毛上粘满了血点,一颗颗利剑般的獠牙藏在深不见底的血盆大口中,甚至都能看见它褐色的血液在墨绿色的血管中流动。 
  见到雷伊们,它似乎很恼怒,它仰起头,一张嘴,就把布鲁克克吞入了肚中。接着,它把柯蓝和阿克西亚砸向雷伊们,但被雷伊们躲开了。它愤怒了。只见它仰起头,用尽全身力气大吼起来,那吼声响彻宇宙,把周围的植物连根拔起,精灵的尸体都飞向了空中,震得沼泽中的泥浆都翻滚起来。惊雷站在队伍最前面,切路尔的吼声几乎要把他掀到天上去,他只好死死抓着地面,以免自己被震飞。可没过多一会儿,他就感到全身疼痛难ren,切路尔的叫声好像要刺穿他的身体一样。他忍着疼左右看了看,别的雷伊也是一样。过了大约一分钟,切路尔终于不吼了,惊雷重重的摔在地上,摔得他眼冒金星,脑袋里像有一窝蜜蜂一样嗡嗡作响。他想爬起来,可是手脚不听使唤,稍微一动全身就像针扎一样疼痛,他只好软绵绵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见雷伊们全都趴在地上起不来了,切路尔狂笑起来,它从身体里放出许多黑影,黑影个个手持武器,朝雷伊们冲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惊雷不知怎么竟从地上跳了起来,用了一个万丈光芒,把黑影全部打退了。然后,别的雷伊也都相继爬了起来。见自己的招数使用失败了,切路尔十分恼火,它咆哮着朝惊雷fu冲过来,伸出利爪抓向惊雷,惊雷躲闪不及,被打翻在地。它乘机把惊雷压在地上,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咬向惊雷。就在这时,只听一声雷响,切路尔背上鲜血飞溅,它大声嚎叫着,都要把惊雷的耳朵震聋了。它的嘴角流出了血,后背上一片血肉模糊,原来是雷伊们在情急之下同时用了瞬雷天闪,300万伏特的电压同时打在它的身上,它却没死,只是减了四分之一的体力。它放开惊雷飞回空中,背上滴答滴答地流着血,样子十分恐怖。它飞在空中,用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瞪着地上的雷伊,就这样对峙着,真正的决战终于开始了。 
  切路尔飞在空中的身体有些颤抖,雷伊们甚至能看到它眼中的火光在闪动。雷伊们自然也不敢怠慢,他们个个肃立不动,静静的等待着切路尔发起进攻。终于,切路尔的眼神在一瞬间有了微小的变化,随即猛地从半空俯冲下来,惊雷早料到它会来这一手,雷伊们的队伍立刻横向分成两半,一半向后撤退,吸引切路尔的注意,另一半则飞快的绕到切路尔的背后,前后夹击,切路尔只剩下三分之一的体力了。它愤怒到了极点,爪子在空中胡乱的挥舞着,竟然形成了一个黑洞!只见从黑洞中飞出无数的藤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雷伊们冲去。有的雷伊躲闪不及,被藤蔓缠住,立刻失去了战斗能力,被拖入黑洞中;
还有的雷伊被藤蔓触到,虽然没有死,却中了毒,而且减掉了许多体力…。。惊雷和几个同伴尽力躲避着藤蔓,却发现藤蔓变得越来越多。“怎么办啊?藤蔓越来越多了!”一只叫雷厉的雷伊叫道。“是啊,惊雷你倒是想想办法呀!”一只叫闪电的雷伊也催促着,他以前认识惊雷。“你们…。都让我想,你们自己…。也动动脑子不行吗?”惊雷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都快倒在地上了。话虽这么说,可他还是在尽量想办法。突然,他发现切路尔的体力在不断减少“难道说…。?”惊雷思考着,却没注意一根藤蔓已悄悄伸过来了。“哈!我明白了!大家再撑一会儿,切路尔马上就不……啊!”话未说完,惊雷感觉胳膊一紧,随即瘫倒在了地上。“呀,惊雷,你怎么了,惊雷?”闪电慌忙跑过去,一个白光刃砍断了藤蔓,把惊雷从地上扶了起来。“快,快!闪电,你让大家再撑一会儿,切路尔做出的黑洞是要以它的体力为代价的…。。咳咳,它马上就不行了…。”“好了惊雷,你不要再说了,保存好体力,我去告诉大家,战斗还没结束那。”不等惊雷说完,闪电就打断了他。就在这时,藤蔓渐渐少了,黑洞不断缩小,最后终于消失在了空中。 
  而此时,雷伊的数量也所剩无几,大部分都被拉入了黑洞里,就算活下来的也都中了毒,总之是死的死伤的伤,雷伊们也没占多大便宜。 
  切路尔还剩下88点体力值,而雷伊们的体力加起来也不到97点,但因为他们是精灵,和一般的生命体不一样,所以状态还是很好。切路尔和雷伊们对峙着,准备拼个你死我活。 
  切路尔眯着眼,试图找出雷伊们的破绽,雷伊们也严阵以待,时刻准备反击。突然,切路尔全身发力,一阵龙卷风卷向雷伊们,雷伊们全都避开了。可谁知,龙卷风又卷了回来,这次雷伊们没有防备,被龙卷风击中,又倒下三个。现在只有惊雷和闪电活着了。而切路尔也大口喘着粗气,暂时没有了进攻的能力。 
“闪电…”惊雷附在闪电耳边说“你速度快,待会儿你假装逃跑,先把它引出去,然后我躲在暗处,等你把它再引回来时,咱们一起用瞬雷天闪,知道了吗?”“行,就这么办。”闪电和惊雷对视了一下,眼中的笑意一闪而过。 
  他们转过身,闪电对惊雷说:“惊雷,你先在这里拖着切路尔,我去把驴子和猪找来。”“找它们来干什么?”惊雷假装吃惊的说。“拿它们来和切路尔比比谁更笨,更丑,更弱呀!”闪电一边说,一边用眼睛瞄着切路尔。切路尔果然中计了,它愤怒的咆哮着扑向闪电,闪电灵巧的避开,一边大声嘲笑切路尔,一边撒腿跑出克洛斯沼泽。切路尔紧追出去,路过惊雷旁边时就像没看见他一样,径直从他身旁飞了过去。 
 “躲在哪好呢?”惊雷暗自琢磨着。忽然,他发现了克洛斯花后面的一块岩石。“哈哈~~那倒是个好地方!”他跑过去,在路过克洛斯林间的入口时,他无意间朝里面看了一眼,一下子,他的表情凝固了,定定的站在原地。与此同时,闪电也跑了进来,见到惊雷还呆在外面,他赶忙冲过去,焦急的对他说:“惊雷!你怎么还在外面?切路尔都回来了!”这么一叫,惊雷才回过神来,可是已经迟了。切路尔飞进来,霎时间明白了他们的计策,它狂吼着挡在克洛斯林间的入口处,用威胁的目光逼视着他们,吓得他们连连后退。“怎么办?”闪电用颤抖的有些变的声音悄悄问惊雷。惊雷也被吓得够呛,他的双腿在战粟,牙齿也有些打颤,但他还是咬了咬牙,斩钉截铁的说:“直接进攻!”一声令下,两道闪电同时飞起,准确无误的击中了切路尔的脊柱,只听“咔嘣”一声,切路尔的脊柱从柱节处断成了两段!“嗷……~~”切路尔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声。它猛地抬起那张血肉模糊的脸,窒息般的疼痛让它失去了理智,不管三七二十一,切路尔一个绝地突击打向惊雷。这个攻击太突然,再加上体力透支,惊雷已经无法闪避了。就在这时,一个身影闪过,挡在了惊雷面前,随着一声物体被击中的闷响,闪电倒在了惊雷的怀里。一瞬间泪水充满了惊雷的眼眶,闪电轻轻的对他说:“别难过,惊雷,你永远是我的好兄弟,我相信,下辈子我们还会见面的,到时候我们还一起玩耍,一起升级,一起野餐,你说好不好?”惊雷再也抑制不住自己,任凭泪水洒落在闪电身上,用力的点着头。闪电笑了一下,手臂悄然滑出惊雷的手掌垂了下去……。。 
  “闪电……。”惊雷感到天昏地暗,灵魂似乎已经飘出了体外。“闪电…。。”他呢喃着,慢慢放下闪电的尸体,站起来着了魔一般直直的盯着切路尔。他握紧拳头,感到心中复仇的火焰熊熊燃烧着,烤得他痛苦难忍,全身发热,内心一种想杀人的冲动难以遏制。陡然间惊雷猛冲过去,对着切路尔发出了疯狂的攻击,可能是因为过于愤怒,竟然一招都没打中。切路尔在躲闪中得到了喘息,乘着惊雷喘气的功夫又发出了一招绝地突击,虽然没有致命,也把惊雷震飞昏了过去。 
昏迷中,惊雷恍恍惚惚看见慕容雪颜和菲花(慕容雪颜的布布花),粉凝(波克尔)还有闪电站在切路尔跟前,切路尔狂笑着按了左边地上的一个按钮,他们的脚下出现了一个大洞,他们来不及逃跑,都掉了进去,再没爬上来。惊雷想去救他们,却发现自己正被铁链绑在柱子上。他奋力挣扎喊叫,可都无济于事。他用尽全身力气猛踢一脚,把自己踢醒了,睁开眼发现切路尔正要飞走。不知怎么,他眼前浮现出慕容雪颜的笑容,顾不上身上的伤,他用力站起来冲向了切路尔。切路尔被吓了一跳,迟疑了一秒钟,惊雷就乘这时拼尽全力打出了一招惊雷切,一道闪电穿破浓雾,直直的劈在切路尔身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切路尔重重的摔在地上,而惊雷也体力透支倒了下去,过了好半天,切路尔先回过神来,摇晃着站起身,用血红的眼睛瞪着惊雷,它被彻底激怒了。 
讨论场景: 
播音员:惊雷的命运会怎样?他究竟能不能战胜切路尔呢?请看下集! 
观众:你太卑鄙了! 
作者:播音员,你报错了。是下章! 
观众+播音员:“囧”
国安比赛购票望江南 
         树下倚,du往沪北lou。来往ren影皆不是, 
         含情脉脉意绵绵。魂消武陵居。 
先生评语:
独往沪北楼,一眼就可看到此地,但那shi盼人心切,只顾看惧而不见有洲了。人影guo尽,含情脉脉,江洲依jiu,不见所思,能不魂消吗!

国安比赛购票:唐地脊环保局为您松读机触动车环保标注识表记标注帜

(四) 
  折腾到半夜才shui着的金黄瓜,此时正在做着发财的美梦。 
  “咯咯咯……“鸡准点报时。 
  “小子,qi来了!”老爹大吼。 
  金黄瓜一跃而起直奔餐桌吃了几口bu能在稀的粥就趁家里人不注意,拿起火把就向山洞的方向跑去。 
  到了山洞洞口,三人正等着金黄瓜。 
  “你咋才来啊?俺们等你半天了。”王大福说。 
  “就是,迟到不脸红。”刘学也同意说。 
  “起晚了。”金黄瓜不好意思地说 
  “快进去吧!”开始小猴催促道。 
  “火把拿来,俺先进去,然后金黄瓜,王大福, 刘学。”小猴命令道。 
  “俺……能不下去吗?” 刘学害怕地说。 
  “书呆子你是一个老爷们吗。”王大福说。 
  “那……好吧。”刘学吞吞吐吐地说。 
  “俺小猴是这次行动的队长,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指挥。好俺来介绍这个山洞它高约半米,长约二米……” 
  “别蘑菇了,俺们看见了。”金黄瓜不耐烦地说。 
  “好兄弟们杀进山洞!!!。”小猴大喊。 
  “你们咋不动啊。” 小猴奇怪地问。 
  “火把在你那,再说你不是第一个进吗?”三人异口同地声说。 
  “俺演习一遍不行啊?” 小猴急忙为自己辩护。 
  没办法小”就是这样脸皮厚。点燃火把后四人小心翼翼地走进去,结果,三个人刚走20米就闻到尸腐的臭味。 
  “喂老大这咋怎臭啊?”金黄瓜问。 
  “你不懂,这是古代厕所。”小猴骄傲地说。 
  “啊,那……是男的还是女的。”金黄瓜又问。 
  “男的呗。”小猴又骄傲地说。 
  “哦。” 
  后来四人无功而返,因为走到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只羊的骨头架。出来后,小猴被王大福 刘学混合双打一顿,因为白白准备两天却无功而返。而金黄瓜一出洞就被上山砍柴的老爹碰到被捉回家单打了一顿,原因有三: 
  1.不学习只顾玩。 
  2.做事太危险。 
  3.浪费早餐,没吃几口。 
  就这三点金黄瓜三天是别想出去了。可怜的金黄”,让咱们为他默哀三分钟,还有被扁的小猴。国安比赛购票寒冷的冬天就yao过去 
  却不zhi自己还要duo少温暖 
  冰冷的友谊摆在眼前 
  却不知自己还要多少感动 
  悲伤的青春就要离kai 
  却不知自己还要多少快乐 
  急速的暴雨就要停止 
  却不知自己还要多少豪爽 
  麻木的思想就要崩溃 
  却不知自己还要多少敏捷 
  幼稚的童年就要分手 
  却不知自己还要多少cheng熟 
  无聊的爱情就要离去 
  却不知道自己还要多少有趣 
  傀儡般文字已成习惯 
  却不知道自己还要多少思想 
  从来都是 
  写字不经大脑 
  呵呵 
  我手写我心

国安比赛购票: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投资切磋全文

--------------------------大街上------------------------- 
  “卡卡,都是你的错,害的我们找不到学校的地方!”爱丽儿(紫雪小精灵)生气的说。 
  “公主,您不要怪卡卡了,只要我们耐心点找,yi定会找到的!”梦恋(乖巧囡孩)说。 
  “梦恋,你不能叫公主了,应该叫姐姐。”卡卡说。 
  “为什么?不过可以叫公主叫姐姐很幸福呢!”梦恋说。 
  “人类世界就是这样的,所以你以后不能叫公主了。”卡卡解释着。 
  “嗨,几位美眉,you什么事要我帮忙的吗?”这时,宫德开着车来到这。 
  “你是谁啊?”爱丽儿问。 
  “哦,你们竟然不认识我,我叫宫德,是中山中学的学生。”宫德说。 
  “我们要去的学校就是中山中学。”卡卡小声的对爱丽儿说。 
  “哦,是吗!”爱丽儿很惊讶,不小心说的大声了。 
  “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吗?”宫德说。 
  “请问,您能带我们到中山中学吗?”梦恋有点害羞,她对宫德一见钟情(呵呵)。 
  “哦,好啊,反正我也要去那里,上车吧。”说完,爱丽儿她们上了车,一起去了中山中学。 
------------------------中山中学门口--------------------- 
  “哇,很漂liang嘛,卡卡,你又骗了我,哼!”爱丽儿说。 
  “(*^__^*) 嘻嘻”卡卡说。 
  “你们是哪一班的,我带你们去。”宫德说。 
  “我们是二(一)班的。”卡卡说。 
  “哦,我也是的耶。”说完,宫德就带着她们去二(一)班。 
————————————二(一)班里--------------------- 
  “哇!”二(一)班女生尖叫。(因为宫德是全校帅哥之一嘛,不尖叫才怪) 
  “同学们,jing一静,这是我们班新转来的3名同学,你们给大家介绍一下吧。” 
  “大家好,我叫爱丽儿,梦恋是我的妹妹。” 
  “大家好,我叫梦恋,爱丽儿是我的姐姐。” 
  “你们好,我叫卡卡(卡卡是男生哦),是爱丽儿的弟弟。” 
  “哦,好诶!”全班男生说。因为这样爱丽儿、梦恋、银雪(微笑一辈子)就成了校花,宫德、陆丰是校草。 
  “你们选个位置坐吧。” 
  爱丽儿坐到银雪旁边,梦恋坐到高娜(5737029)身边,卡卡则被安排在银雪后面。 
  上完课后,银雪走到爱丽儿身边,说:“爱丽儿,你好,我叫银雪,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 
  爱丽儿抬头看了看,说:“好啊,这是梦恋,这是卡卡。” 
  “你好。” 
  “你好。” 
  “哦,她叫高娜,是我的朋友。” 
  “你好。”梦恋说。 
  “哼!”高娜把头扭到一边。 
  “你什么意思啊!”爱丽儿有些生气。 
  “对不起,高娜,别这样。” 
  “我……” 
  “公…不,姐姐,你别生气了。” 
  “哼!” 
===================================================== 
  下一集:陆丰登场。(快快报名,男的怎么都没有啊)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聚焦国际名酒节凯翼汽车父亲放异彩,客客方形叛巨流动冷塔厂家全新报价,泗县多措并举铰进国营防治所概括鼎革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