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补养偿预购玩家,《疆场女武神物4》Steam版将避免费赠递送两个终极DLC

300元与30000元的海报设计区佩在哪?

黄山市工程招标网:高壹语文教养案:《小狗包弟》教养案七

2019年10月21日 03:29


  冬天来了,太阳离我们越来越远了,阳光似乎也失去了往日的色彩。
  随着冬的到来,父亲丢了工作,使他更加惆怅。我每天回家,看到的总是那张深沉而无表情的脸。我不敢跟他说话,害怕一开口,就会听到父亲的责骂。
  想一想,小时候,每当遇到不会的题,父亲总是仔细地讲给我听;每当我遇到困难时,总是父亲帮我挡着,要是哪个小男孩欺负了我,他总帮我“摆平”。长大后,这份父爱似乎离我越来越远了,渐渐地,我已模糊了它的滋味,它的美丽。
  下雪了,洁白的雪花笼罩着我。我把手伸出来,任凭雪花落在我的手上,化成一个个小水滴。
  我盼望春的到来,只要春来了,爸爸那深沉的脸才会变得亲切起来。
  雪变成了雨夹雪。一个人走在那回家的路上,没有人跟我讲话,没有人帮我推一把车子。车子也故意与我作对,我往前走它往后退。一个个人从我身边走过,我多想有个人帮我一把!远远地,像是有个身影,但再一看没有了。那也许是我的幻觉吧。我正低头往前走着,忽然,我听到身后有人在叫“霜霜……”,定睛一看,这个人好熟悉,又好陌生。我止步不前,那个人离我越来越近。啊,是父亲,是我可亲可敬的父亲!父亲什么也没说,只是一手帮我推车子,一手提着我的书包。
  这就是父爱,我猛然想到。我又找回了久违了的父爱,还是那么温暖,那么真切,那么慈祥,那么美丽。
  父亲,我要告诉你,你就是我心中的太阳,有了你,我的世界就充满阳光!
  (指导老师:王光海)


  桂花树、云杉树、樟树,我家附近绿树成荫,在这片绿色中,常常有一些小鸟做客我家。
  ——题记
  又是一年五月到来,离开了半年的野鸽子又回到了我家门口的那棵云杉树上。我听着“咕咕”的叫声,看着它的灰色羽毛,略有所思……
  喜·麻雀
  最讨人喜欢的,还是胖墩墩的小麻雀,它们常年“驻扎”在我们家附近,每天准时偷袭狗窝找饭粒吃。看,它们又来了!先是一只领头麻雀探头探脑,左顾右盼地从远处跳过来了,它小心翼翼地前进,到了门口还会停步张望几下,然后潜伏进去。别的麻雀看到“头头”安全进入,便争先恐后飞入狗窝,抢饭吃。有时遇到计划高超的团体,还会有一只麻雀守在门口望风,看它着急羡慕的样子就惹人发笑。听麻雀们在狗窝里抢食饭粒,把碗弄得“窸窸窣窣”响,我和狗狗就会无可奈何地对望一下。不过,这些麻雀,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了无数快乐和喜悦,每天吃完饭,都能看到棕色的小家伙们扑着翅膀翘着尾巴跳来跳去,跳进跳出,叽叽喳喳,真是可爱。我最爱干的事就是在它们“做贼心虚”的时候,闯进去吓它们一大跳,有几只笨笨的竟会抬头向透明的玻璃窗撞去,这让我忍俊不禁。不过,最近它们越来越聪明,也越来越大胆了,竟敢在我面前旁若无人大摇大摆地跳进去吃饭,害得我咬牙切齿在心里念叨:你这臭小子!
  我们家人与麻雀之间,拥有的是一份真诚无私的友情。我们互帮互助,下雨天它们会停在门廊里躲雨,虽然有时满地鸟粪会让妈妈怒不可遏,但那绝不是恨,那是宠溺,像对待家人一样的宠溺。
  伤·白头翁
  大概在我上小学三年级时,我们家的桂花树第一次有了客人——两只白头翁来筑巢。全家人都为之欣喜,我常常站在树下仰头看那个鸟巢——那个承载着我们全家希望的鸟巢。看鸟爸爸鸟妈妈天天飞来飞去为新家忙活,我在心底为它们高兴。没过几星期,它们的小宝宝就出世了,我抬头看时,总是看到几只粉红色大张着的嘴巴在等待喂食,“叽叽喳喳”的声音十分惹人疼爱,我们都在期盼小鸟赶快长大,长出美丽的羽毛。可是,好景不长,因为小鸟的父母没有经验,喂了它们洒过农药的虫子,有一天,小鸟的叫声全没有了,爸爸上去一看,发现它们全都不动弹了。那天,我和爸爸把小鸟埋在了月季花下,四条生命在那里长眠。两只大的白头翁飞走了,只留下空空的巢。第二年,白头翁夫妇没有再回来,爸爸十分愧疚,仿佛是他洒了农药。第三年,让我们欣喜的是,那两只白头翁回来了,这一次,我们看到了胖乎乎的小白头翁学飞的样子……从此,我们互相遵守着彼此的约定,一年又一年看小白头翁长大。今年,我们又看到了一只只可爱的小白头翁,扑棱棱地飞上枝头。
  尽管小白头翁吃了洒过农药的虫子不是我们人类做错的事,但我们也应来弥补!这是一个发自心底的约定,一个有关心灵的约定,桂花树一年比一年大,白头翁一年又一年回到这棵树上生活。但我们永远也没有忘记月季花下的小鸟们,它们在警示我们,人与鸟该如何和谐相处。
  善·白鸽
  白鸽不是这儿的常客,但在去年夏天,白鸽一家落户到我家附近。我们和白鸽建立了牢固的友谊。鸽妈妈千辛万苦将小白鸽拉扯大。有一天,不知怎么回事,可能是小白鸽迫不及待想飞翔,从窝里掉了出来,翅膀受了伤,怎么也回不去,无助地在树下挪来挪去。后来,善良的邻居将它带回了家抚养。完全没有经验的邻居想尽一切办法喂养小白鸽,给它做了一个笼子,每天喂水喂干玉米粒,它竟然活了下来,慢慢地,小白鸽的翅膀又会动了,每天蹦蹦跳跳。我们这几个孩子都特别喜欢小白鸽,天天过去问这问那,它俨然成了我们的好朋友,邻居看它好得差不多了,说:“它是属于自然的,放它走吧!”那天,我们把小白鸽放回那棵树下,它扑着灰灰的羽毛,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了我们一会,就钻到草丛里去了。一年不见了,我相信曾经的小白鸽已经遇到了它的父母,幸运地生存了下来。今年那棵树上又传来了“咕咕”的叫声……
  白鸽和我们拥有一份友谊,我们和白鸽之间流动的是一份善意的情分。
  鸟儿像自然的信使,和人类相互来往,只有善待,才有未来。
  所有的人们,请铭记这句话吧!
  (指导老师:钱苏鸿)
黄山市工程招标网
  冬天来了,太阳离我们越来越远了,阳光似乎也失去了往日的色彩。
  随着冬的到来,父亲丢了工作,使他更加惆怅。我每天回家,看到的总是那张深沉而无表情的脸。我不敢跟他说话,害怕一开口,就会听到父亲的责骂。
  想一想,小时候,每当遇到不会的题,父亲总是仔细地讲给我听;每当我遇到困难时,总是父亲帮我挡着,要是哪个小男孩欺负了我,他总帮我“摆平”。长大后,这份父爱似乎离我越来越远了,渐渐地,我已模糊了它的滋味,它的美丽。
  下雪了,洁白的雪花笼罩着我。我把手伸出来,任凭雪花落在我的手上,化成一个个小水滴。
  我盼望春的到来,只要春来了,爸爸那深沉的脸才会变得亲切起来。
  雪变成了雨夹雪。一个人走在那回家的路上,没有人跟我讲话,没有人帮我推一把车子。车子也故意与我作对,我往前走它往后退。一个个人从我身边走过,我多想有个人帮我一把!远远地,像是有个身影,但再一看没有了。那也许是我的幻觉吧。我正低头往前走着,忽然,我听到身后有人在叫“霜霜……”,定睛一看,这个人好熟悉,又好陌生。我止步不前,那个人离我越来越近。啊,是父亲,是我可亲可敬的父亲!父亲什么也没说,只是一手帮我推车子,一手提着我的书包。
  这就是父爱,我猛然想到。我又找回了久违了的父爱,还是那么温暖,那么真切,那么慈祥,那么美丽。
  父亲,我要告诉你,你就是我心中的太阳,有了你,我的世界就充满阳光!
  (指导老师:王光海)


  一
  曾一人坐在窗前,聆听那细雨敲打树叶的声音,品味那如同朋友般的《青铜葵花》,那里的世界是无语的,唯一的。可那时我的脑海中却浮现出这样一个画面:在一个下着雾的清晨,哥哥青铜小心翼翼地牵着那头黄牛,因为,牛背上正坐着他的妹妹葵花。
  我曾一度痴迷曹文轩的作品,因为那儿没有现实生活中的尔虞我诈,有的,只是那连呼吸的空气都十分纯净的世界。我可以尽情享受那里的一切。
  但是,曹文轩先生本人,却如同与世俗隔了一层雾,令我捉摸不透。
  二
  2009年6月2日,三千多人坐在文化广场上,为的只是等待那影响了我们童年的曹文轩先生。在我的记忆中,曹文轩先生是一位剪着短发,穿着朴素,总是背着一个斜挎包的人。人群时不时有些骚动,而我却在幻想,2009年时的曹文轩会是哪番模样,说起话来将是个什么样子。现在回想起来,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三
  财富,不在远方,财富就在我们的脚下。
  不经凝视的世界,是毫无意义的。
  曹文轩先生绘声绘色地为我们讲课。他告诉我们,我们每个人都是富有的,因为在座的每个人都经历了十几年的风风雨雨,经历的事情也太多太多,这些记忆其实就是财富。
  我怅然,因为我曾一度为写作文而感到头疼,总感到无话可说,无文可写。那么十几年的光阴哪里去了呢?为什么曹文轩先生几十年的光阴被他如财富一样珍存呢?财富又是什么呢?——凝视。
  我们平常人只会扫视,往往会一看而过,而他呢?凝视。
  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我们却不同。
  四
  那层雾,散了,而我又该怎样去凝视这一切呢?
  (指导老师:方长英)
黄山市工程招标网
  人生就像浩瀚星空,往事是星星,感触是星光,一辈子陪伴着我们。我经历过很多的第一次,与其用各种方式去记录,不如用心去感受,去体验,最后拥抱那美丽的星光。在我的星空中,有颗光彩熠熠的星星——第一次角色互换。
  我在妈妈的呵护下长大。假如我是一只风筝,妈妈就是牵着风筝线的人。每当我遭遇风雨,妈妈一牵一引,我就能顺利渡过难关。风筝在天上自由地飞,飞累了,还可以回到母亲温暖的怀抱。我一直认为,妈妈永远是我坚实的依靠,在她面前,我永远都是需要被照顾的小女孩。而那次,我有了不一样的感受。
  那几天,妈妈感冒了,头痛发热,肠胃也不舒服,可却一直坚持着上班,也没有去看病。在大家的劝说下,她总算答应去医院,我陪着她。医生建议她去做个透视检查,否则无法确定是什么病。在诊疗室外面,妈妈没有了往日的冷静,心急如焚地在我面前来回走动,嘴里不停地嘀咕:“怎么检查报告还没有出来?”我第一次看到妈妈如此焦躁不安,便拉着她坐到椅子上。她突然抓住我的手,冒出了一句“我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毛病?”我不假思索地用大人的语气对她说:“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我当时的表情和样子,就像以前妈妈安慰我一样。随后,我紧紧握住妈妈的手。手拉手的温暖,拉近了我俩心与心的距离;紧紧扣住的十指,传递着勇气与鼓励;小小的手掌,仿佛有着大大的力量。不知不觉中,成了我照顾着妈妈,那时我觉得我变成了她的依靠。
  检查报告出来了,没有什么大问题,妈妈只需在医院打三天吊针就没事了。这个检查结果,让我俩松了口气,我俩互相会心地一笑。之后,我陪她去打吊针。不知是检查结果令她安心了,还是打吊针的时间太过漫长,她竟靠着我的肩膀沉沉地睡着了。望着妈妈略显疲惫的睡容,我将自己的坐姿定格下来,不再动弹。过了许久,我低头看着妈妈,她还在安心地睡,我努力撑起快要倾斜的身体,并将妈妈额角渗出的虚汗轻轻拭去。我仍保持着最初的姿势,让妈妈依着。想当初我生病的时候,大概也是这样靠着妈妈睡觉吧,可现在,一切都奇妙地发生了变化,我们的角色互换了。过了会儿,妈妈醒了,她微笑着说:“刚才睡了这么久,你一定很累吧。”我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回答说:“放心,没什么。”“你长大了,我很开心。”听了妈妈的话,我感到有个巨大的声音在告诉我:你要担负起更多……
  我正在长大,渐渐成熟;而妈妈已经不再年轻。那天,我和妈妈之间的角色互换,让我第一次发现了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我要坚强勇敢地肩负起来。过去,妈妈是我的依靠;现在,以至将来,我会成为她最坚实的臂膀。
  我是一只风筝,母亲手中拉着的线,便是我们母女间的爱。无论岁月星辰如何变迁,这根线将永不消失,因为它已牢牢地拴住了我和妈妈的心。不过,将来我会通过这根线,领着妈妈到她喜欢的地方,去看更美丽的风景。她累了,可以由我陪着,听她倾诉……
  第一次角色互换,让成长的感觉在心底油然而生……
  (指导老师:曹刚)

黄山市工程招标网:《魔凶兽争霸3》次元传说始工干怎么做次元传说始工干完成技巧


  桂花树、云杉树、樟树,我家附近绿树成荫,在这片绿色中,常常有一些小鸟做客我家。
  ——题记
  又是一年五月到来,离开了半年的野鸽子又回到了我家门口的那棵云杉树上。我听着“咕咕”的叫声,看着它的灰色羽毛,略有所思……
  喜·麻雀
  最讨人喜欢的,还是胖墩墩的小麻雀,它们常年“驻扎”在我们家附近,每天准时偷袭狗窝找饭粒吃。看,它们又来了!先是一只领头麻雀探头探脑,左顾右盼地从远处跳过来了,它小心翼翼地前进,到了门口还会停步张望几下,然后潜伏进去。别的麻雀看到“头头”安全进入,便争先恐后飞入狗窝,抢饭吃。有时遇到计划高超的团体,还会有一只麻雀守在门口望风,看它着急羡慕的样子就惹人发笑。听麻雀们在狗窝里抢食饭粒,把碗弄得“窸窸窣窣”响,我和狗狗就会无可奈何地对望一下。不过,这些麻雀,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了无数快乐和喜悦,每天吃完饭,都能看到棕色的小家伙们扑着翅膀翘着尾巴跳来跳去,跳进跳出,叽叽喳喳,真是可爱。我最爱干的事就是在它们“做贼心虚”的时候,闯进去吓它们一大跳,有几只笨笨的竟会抬头向透明的玻璃窗撞去,这让我忍俊不禁。不过,最近它们越来越聪明,也越来越大胆了,竟敢在我面前旁若无人大摇大摆地跳进去吃饭,害得我咬牙切齿在心里念叨:你这臭小子!
  我们家人与麻雀之间,拥有的是一份真诚无私的友情。我们互帮互助,下雨天它们会停在门廊里躲雨,虽然有时满地鸟粪会让妈妈怒不可遏,但那绝不是恨,那是宠溺,像对待家人一样的宠溺。
  伤·白头翁
  大概在我上小学三年级时,我们家的桂花树第一次有了客人——两只白头翁来筑巢。全家人都为之欣喜,我常常站在树下仰头看那个鸟巢——那个承载着我们全家希望的鸟巢。看鸟爸爸鸟妈妈天天飞来飞去为新家忙活,我在心底为它们高兴。没过几星期,它们的小宝宝就出世了,我抬头看时,总是看到几只粉红色大张着的嘴巴在等待喂食,“叽叽喳喳”的声音十分惹人疼爱,我们都在期盼小鸟赶快长大,长出美丽的羽毛。可是,好景不长,因为小鸟的父母没有经验,喂了它们洒过农药的虫子,有一天,小鸟的叫声全没有了,爸爸上去一看,发现它们全都不动弹了。那天,我和爸爸把小鸟埋在了月季花下,四条生命在那里长眠。两只大的白头翁飞走了,只留下空空的巢。第二年,白头翁夫妇没有再回来,爸爸十分愧疚,仿佛是他洒了农药。第三年,让我们欣喜的是,那两只白头翁回来了,这一次,我们看到了胖乎乎的小白头翁学飞的样子……从此,我们互相遵守着彼此的约定,一年又一年看小白头翁长大。今年,我们又看到了一只只可爱的小白头翁,扑棱棱地飞上枝头。
  尽管小白头翁吃了洒过农药的虫子不是我们人类做错的事,但我们也应来弥补!这是一个发自心底的约定,一个有关心灵的约定,桂花树一年比一年大,白头翁一年又一年回到这棵树上生活。但我们永远也没有忘记月季花下的小鸟们,它们在警示我们,人与鸟该如何和谐相处。
  善·白鸽
  白鸽不是这儿的常客,但在去年夏天,白鸽一家落户到我家附近。我们和白鸽建立了牢固的友谊。鸽妈妈千辛万苦将小白鸽拉扯大。有一天,不知怎么回事,可能是小白鸽迫不及待想飞翔,从窝里掉了出来,翅膀受了伤,怎么也回不去,无助地在树下挪来挪去。后来,善良的邻居将它带回了家抚养。完全没有经验的邻居想尽一切办法喂养小白鸽,给它做了一个笼子,每天喂水喂干玉米粒,它竟然活了下来,慢慢地,小白鸽的翅膀又会动了,每天蹦蹦跳跳。我们这几个孩子都特别喜欢小白鸽,天天过去问这问那,它俨然成了我们的好朋友,邻居看它好得差不多了,说:“它是属于自然的,放它走吧!”那天,我们把小白鸽放回那棵树下,它扑着灰灰的羽毛,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了我们一会,就钻到草丛里去了。一年不见了,我相信曾经的小白鸽已经遇到了它的父母,幸运地生存了下来。今年那棵树上又传来了“咕咕”的叫声……
  白鸽和我们拥有一份友谊,我们和白鸽之间流动的是一份善意的情分。
  鸟儿像自然的信使,和人类相互来往,只有善待,才有未来。
  所有的人们,请铭记这句话吧!
  (指导老师:钱苏鸿)
黄山市工程招标网
  桂花树、云杉树、樟树,我家附近绿树成荫,在这片绿色中,常常有一些小鸟做客我家。
  ——题记
  又是一年五月到来,离开了半年的野鸽子又回到了我家门口的那棵云杉树上。我听着“咕咕”的叫声,看着它的灰色羽毛,略有所思……
  喜·麻雀
  最讨人喜欢的,还是胖墩墩的小麻雀,它们常年“驻扎”在我们家附近,每天准时偷袭狗窝找饭粒吃。看,它们又来了!先是一只领头麻雀探头探脑,左顾右盼地从远处跳过来了,它小心翼翼地前进,到了门口还会停步张望几下,然后潜伏进去。别的麻雀看到“头头”安全进入,便争先恐后飞入狗窝,抢饭吃。有时遇到计划高超的团体,还会有一只麻雀守在门口望风,看它着急羡慕的样子就惹人发笑。听麻雀们在狗窝里抢食饭粒,把碗弄得“窸窸窣窣”响,我和狗狗就会无可奈何地对望一下。不过,这些麻雀,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了无数快乐和喜悦,每天吃完饭,都能看到棕色的小家伙们扑着翅膀翘着尾巴跳来跳去,跳进跳出,叽叽喳喳,真是可爱。我最爱干的事就是在它们“做贼心虚”的时候,闯进去吓它们一大跳,有几只笨笨的竟会抬头向透明的玻璃窗撞去,这让我忍俊不禁。不过,最近它们越来越聪明,也越来越大胆了,竟敢在我面前旁若无人大摇大摆地跳进去吃饭,害得我咬牙切齿在心里念叨:你这臭小子!
  我们家人与麻雀之间,拥有的是一份真诚无私的友情。我们互帮互助,下雨天它们会停在门廊里躲雨,虽然有时满地鸟粪会让妈妈怒不可遏,但那绝不是恨,那是宠溺,像对待家人一样的宠溺。
  伤·白头翁
  大概在我上小学三年级时,我们家的桂花树第一次有了客人——两只白头翁来筑巢。全家人都为之欣喜,我常常站在树下仰头看那个鸟巢——那个承载着我们全家希望的鸟巢。看鸟爸爸鸟妈妈天天飞来飞去为新家忙活,我在心底为它们高兴。没过几星期,它们的小宝宝就出世了,我抬头看时,总是看到几只粉红色大张着的嘴巴在等待喂食,“叽叽喳喳”的声音十分惹人疼爱,我们都在期盼小鸟赶快长大,长出美丽的羽毛。可是,好景不长,因为小鸟的父母没有经验,喂了它们洒过农药的虫子,有一天,小鸟的叫声全没有了,爸爸上去一看,发现它们全都不动弹了。那天,我和爸爸把小鸟埋在了月季花下,四条生命在那里长眠。两只大的白头翁飞走了,只留下空空的巢。第二年,白头翁夫妇没有再回来,爸爸十分愧疚,仿佛是他洒了农药。第三年,让我们欣喜的是,那两只白头翁回来了,这一次,我们看到了胖乎乎的小白头翁学飞的样子……从此,我们互相遵守着彼此的约定,一年又一年看小白头翁长大。今年,我们又看到了一只只可爱的小白头翁,扑棱棱地飞上枝头。
  尽管小白头翁吃了洒过农药的虫子不是我们人类做错的事,但我们也应来弥补!这是一个发自心底的约定,一个有关心灵的约定,桂花树一年比一年大,白头翁一年又一年回到这棵树上生活。但我们永远也没有忘记月季花下的小鸟们,它们在警示我们,人与鸟该如何和谐相处。
  善·白鸽
  白鸽不是这儿的常客,但在去年夏天,白鸽一家落户到我家附近。我们和白鸽建立了牢固的友谊。鸽妈妈千辛万苦将小白鸽拉扯大。有一天,不知怎么回事,可能是小白鸽迫不及待想飞翔,从窝里掉了出来,翅膀受了伤,怎么也回不去,无助地在树下挪来挪去。后来,善良的邻居将它带回了家抚养。完全没有经验的邻居想尽一切办法喂养小白鸽,给它做了一个笼子,每天喂水喂干玉米粒,它竟然活了下来,慢慢地,小白鸽的翅膀又会动了,每天蹦蹦跳跳。我们这几个孩子都特别喜欢小白鸽,天天过去问这问那,它俨然成了我们的好朋友,邻居看它好得差不多了,说:“它是属于自然的,放它走吧!”那天,我们把小白鸽放回那棵树下,它扑着灰灰的羽毛,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了我们一会,就钻到草丛里去了。一年不见了,我相信曾经的小白鸽已经遇到了它的父母,幸运地生存了下来。今年那棵树上又传来了“咕咕”的叫声……
  白鸽和我们拥有一份友谊,我们和白鸽之间流动的是一份善意的情分。
  鸟儿像自然的信使,和人类相互来往,只有善待,才有未来。
  所有的人们,请铭记这句话吧!
  (指导老师:钱苏鸿)


  学生小宁因穿戴出奇而招来了种种议论,赞赏者有之,非议者有之。依我看来,这种议论都未免过于绝对和片面,因为正确的观点应是:中学生应该注意穿着打扮,但不宜过于讲究。
  应当说,讲究“穿着”,本是人之天性。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是生机勃勃、风华正茂的青少年呢?谁不想把自己打扮得漂亮、潇洒些呢?
  当然,我所讲的可以“注重一下穿着”,是有条件的,那就是不影响学习,不超出自己经济条件限制的“打扮”。如果不惜时间、不顾自身条件限制而一味讲究穿着,不仅不是我们所倡导的,反而是我们大力反对的。因为它不但不会使自己生活得更美好,反而会浪费时间和钱财,有时还会带来些可怕的后果,如原北京外语学院的高才生冯大兴,不就是由于过分讲究穿着享受,而走上“杀人抢钱”的绝路吗?
  也许有人会说,小宁学习不坏嘛,讲究点“穿着”也无妨。这话是不对的,大家知道,事物都是在发展变化的,你过分讲究“穿着”,那么必然会分散精力,浪费时间,慢慢地,学习必然会受到影响。现实中,不是有一些老干部、老党员认为自己干革命工作时间长,经验多,抵抗力“强”,因而放松警惕而被拉下水吗?可见什么事物都不是那么绝对一成不变的。
  最后,我还想说的一点是,作为一名青少年,应把主要精力和时间用在追求知识、充实自己上,生活嘛,尽可以简朴一些,随便一些,等到我们走上社会,再去“打扮”也为时不晚。
  (指导老师:梅小红)
黄山市工程招标网
  父亲又说他老了,以前还能背得动我,现在已经不行了;我依然没有说话,对于父亲,我总是习惯性沉默,不是不想说,而是觉得没什么好说的。印象中,父亲的脾气很是不好,稍有点不顺心,他就会责骂我,甚至打我,所以我一直与父亲都是若即若离,就算心中有话想对他说,也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把话藏在心底。为此,母亲总是说我不了解他。
  如今我长大了,感觉他的脾气也不像原来了,好几次,见父亲想开口对我说话,似乎有事要告诉我,可是我也从不给他机会,自然他的话也同样没有出口。记得每次家长会,他总是自告奋勇地说要去,而我,却就要母亲去。
  四月农忙季节,有一天,雨下得很大,要不是母亲逼着,我是压根儿不去接他的。那天父亲去地里干活,早上去的时候,天还是晴朗的,可是到了傍晚,竟下起了瓢泼大雨。父亲出门的时候根本没有带蓑衣和草帽。我家的田在几里以外,因为是春天播种的季节,父亲每次到田里干活总是把午饭随身带着。已经是黄昏了,父亲还没有回来,母亲急了,就对我说:“傻女儿,快去,给你爹送蓑衣去,要是把你爹淋坏了,家里可麻烦了。娘先把饭做好,等你爹回来了,就可以吃上热乎乎的饭,好暖暖身,快去!”“娘,他不会自己回呀!”“你这孩子,竟不知好歹,快去,听娘的话!”我拗不过娘,就带上蓑衣和草帽,向自家的田里走去。
  一路上,雨还是不停地下,周围已经是一片白茫茫了,加上天色渐渐地暗了,路上已经有点昏暗了。我穿着爹的蓑衣,戴着草帽,艰难地走在山路上。路上已经积满水,遍地泥浆,我的鞋子早已湿透了,还溅了一身的泥浆。我心里直抱怨母亲的不近人情,让我在这样的雨中为父亲送雨衣。
  等到我走到自家的田头,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只见父亲已经像个泥人一样,他还赶着那头老黄牛,正在雨中使劲吆喝着来回犁田!雨水打在他的头上,微微泛白的头发,在黄昏的雨中显得特别的刺眼,加上浑身的泥水,已经看不清人样了。那一刻,我竟禁不住大声喊道“爹!爹……快回家吧,不要再犁了!”父亲听到了我的喊叫声,同样惊呆了,他见到我雨水中瘦小的身子直哆嗦,一下子丢掉手中的犁杖,从泥田里跑过来,一把把我搂在怀里,“傻女儿,爹犁完这几犁田就回家了,你干吗跑过来,看你淋成这样子!”
  我至今无法忘记,父亲紧紧搂住我的那一刻,觉得父亲的胸膛好温暖,好温暖。从那次以后,我就试着改变对父亲的态度,渐渐地,我有意无意地去跟父亲说话,父亲竟也很乐意与我谈生活上的事,家里的事,田头的事……
  记得小时候,在那物质极其贫乏的年代里,我唯一的乐趣就是村子里每月一次的露天电影了。每逢村里放电影,我就吵着叫父亲背着我去,因为我太小就骑在父亲的肩膀上。有一次看《白蛇传》,我竟在父亲的脖子上睡着了,还尿了父亲一身。父亲拍拍我的小屁股,笑着说“嗨!嗨!醒醒,都水漫金山了!”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从一个幼稚的小姑娘,长成了一个比父亲还高的大姑娘。如今,我再也不用父亲的肩头撑高了。
  虽然,父亲已经老了,但是父爱在我的心中却永远是那么的高大。
  (指导老师:卢兴治)

黄山市工程招标网:中国中铁11月15日沪股畅通增持635.12万股


  在我心中,有三件事物具有相同的外形——桥、弓和母亲。
  当我伫立在岸边,面对宽阔的河面,我忧愁,我惶恐。忽然我看见了希望,她横卧在河面上,默默无声地承载着上面的行人。没错,是桥。
  我感谢桥,是她载我渡过危险和困难,是她在我需要时任我踩踏,即使她不能为我插上飞翔之翼,也让我拥有克服“大河险阻”的决心和勇气。她给予我的是成长的机会。
  然而看到桥,我又不免想起与她外形相似的弓。她也可以助我过河。她使我化身为轻盈的箭,然后拉长她自己的身躯,给我一往无前的动力,我欢快地招着手,哼着小曲,不知不觉便到了彼岸。
  可我突然明白,我其实什么也没做过,只是借助别人的力量渡过了河。我要拒绝她的帮助,但我仍旧感谢她为我的付出。
  此时,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母亲那弓一般的身躯。我明白,那是因为母亲有弓一样的外形、桥一样的品质。
  从嗷嗷待哺到牙牙学语,从年幼无知到豆蔻年华,我一直踏着母亲的肩膀成长。她不像弓,可以直接将我送往“彼岸”,而像桥,让我借助她的力量自己走过该走的路。
  今年夏天,我们去了孔庙。传说只要绕着灵石走三圈,再闭着眼睛去摸前方的槐树,如果手能准确伸入树洞中,便可以得到幸福。
  很多人都在尝试,我自然也加入其中。转完圈后,我觉得天旋地转,感觉我是在几面墙之间摸来摸去,搞得我头脑混乱,根本找不到“幸福”的方向……忽然,耳畔传来别人父母的声音,“向前,往右点,再向左点……”我慌张,不知所措,我的母亲在哪呢?
  我当然了解母亲的用心,她让我自己去寻找该走的路。
  母亲像弓不是弓,母亲像桥又非桥。年幼时教我识字组词,为我讲故事,风雨无阻送我学琴,不辞劳苦为我付出;长大后带我去感受自然的气息,与我探讨人生的道理。尽管她从不直接告诉我该怎样做,但她却像桥一样载我成长。
  
  点 评:
  作者根据桥、弓、母亲三者的形似,巧妙地展开联想,比较三者对于自己成长意义的不同,在写母亲时,小作者以“母亲像弓不是弓,像桥又非桥”,直写母亲对我教育所采用的方式,从而使桥、弓、母亲三者的意义得到升华。
  (指导老师:商清华)
黄山市工程招标网
  人生就像浩瀚星空,往事是星星,感触是星光,一辈子陪伴着我们。我经历过很多的第一次,与其用各种方式去记录,不如用心去感受,去体验,最后拥抱那美丽的星光。在我的星空中,有颗光彩熠熠的星星——第一次角色互换。
  我在妈妈的呵护下长大。假如我是一只风筝,妈妈就是牵着风筝线的人。每当我遭遇风雨,妈妈一牵一引,我就能顺利渡过难关。风筝在天上自由地飞,飞累了,还可以回到母亲温暖的怀抱。我一直认为,妈妈永远是我坚实的依靠,在她面前,我永远都是需要被照顾的小女孩。而那次,我有了不一样的感受。
  那几天,妈妈感冒了,头痛发热,肠胃也不舒服,可却一直坚持着上班,也没有去看病。在大家的劝说下,她总算答应去医院,我陪着她。医生建议她去做个透视检查,否则无法确定是什么病。在诊疗室外面,妈妈没有了往日的冷静,心急如焚地在我面前来回走动,嘴里不停地嘀咕:“怎么检查报告还没有出来?”我第一次看到妈妈如此焦躁不安,便拉着她坐到椅子上。她突然抓住我的手,冒出了一句“我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毛病?”我不假思索地用大人的语气对她说:“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我当时的表情和样子,就像以前妈妈安慰我一样。随后,我紧紧握住妈妈的手。手拉手的温暖,拉近了我俩心与心的距离;紧紧扣住的十指,传递着勇气与鼓励;小小的手掌,仿佛有着大大的力量。不知不觉中,成了我照顾着妈妈,那时我觉得我变成了她的依靠。
  检查报告出来了,没有什么大问题,妈妈只需在医院打三天吊针就没事了。这个检查结果,让我俩松了口气,我俩互相会心地一笑。之后,我陪她去打吊针。不知是检查结果令她安心了,还是打吊针的时间太过漫长,她竟靠着我的肩膀沉沉地睡着了。望着妈妈略显疲惫的睡容,我将自己的坐姿定格下来,不再动弹。过了许久,我低头看着妈妈,她还在安心地睡,我努力撑起快要倾斜的身体,并将妈妈额角渗出的虚汗轻轻拭去。我仍保持着最初的姿势,让妈妈依着。想当初我生病的时候,大概也是这样靠着妈妈睡觉吧,可现在,一切都奇妙地发生了变化,我们的角色互换了。过了会儿,妈妈醒了,她微笑着说:“刚才睡了这么久,你一定很累吧。”我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回答说:“放心,没什么。”“你长大了,我很开心。”听了妈妈的话,我感到有个巨大的声音在告诉我:你要担负起更多……
  我正在长大,渐渐成熟;而妈妈已经不再年轻。那天,我和妈妈之间的角色互换,让我第一次发现了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我要坚强勇敢地肩负起来。过去,妈妈是我的依靠;现在,以至将来,我会成为她最坚实的臂膀。
  我是一只风筝,母亲手中拉着的线,便是我们母女间的爱。无论岁月星辰如何变迁,这根线将永不消失,因为它已牢牢地拴住了我和妈妈的心。不过,将来我会通过这根线,领着妈妈到她喜欢的地方,去看更美丽的风景。她累了,可以由我陪着,听她倾诉……
  第一次角色互换,让成长的感觉在心底油然而生……
  (指导老师:曹刚)

黄山市工程招标网:公装置新区公司报户口新音耗,首家公装置水政科技公司设置


  天阴沉沉的,远处的山绿得像墨一样黑,屋子里不时传来婆婆的咳嗽声。
  前年暑假的一天,婆婆突然大病一场,从此就一直卧病在床。孝顺的爸爸竭尽所能,也无法支付高昂的住院费,婆婆只能在家里休养。
  “都来吃饭!”妈妈的一声呼唤,我便飞快地跑进了屋里。一进屋,爸爸就向我下达了命令:“我先去喂婆婆吃饭,你吃完饭后去换我。”我一愣,心想:我又没给人喂过饭,肯定喂不好,况且……我准备拒绝爸爸的要求,一抬头看见他那张严肃的脸,到嘴边的话只好咽了下去。父亲的脸便放晴了一点,然后,就去婆婆那里了。
  我端起饭碗,故意慢点吃。妈妈用筷子敲着碗催促我,我只好胡乱地扒了几口,放下碗硬着头皮往婆婆房间走去。
  来到婆婆房门前,门是虚掩着的。我放轻脚步,在门口徘徊起来,心想:婆婆您快点吃啊,吃完了,我就不用喂您了。徘徊了好一会儿,只好万般无奈地推开了那扇门,低着头,一声不响地走了进去。爸爸见我来了,放下碗简单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
  我坐在床边,端起碗,拿起勺子,刚准备喂,婆婆就咳了起来,过了好一阵才停下。听着婆婆骇人的咳嗽声,内心的恐惧传到我的手上,我的手不停地抖了起来。当我把勺子送到婆婆的嘴边时,手抖得更厉害了。我好不容易把勺子送进她的嘴里,婆婆的嘴稍闭,我就把勺子拉了出来,结果,一勺饭竟然没喂进去。婆婆发现后,含糊不清地说:“你还没你爸爸会喂饭。”随后她便用那瘦得皮包骨头的左手从我手中抓过勺子往嘴里送。我看见她骨瘦如柴的左手上青筋暴起,握着盛满饭的勺子,颤了一下,又颤了一下,很不稳当的样子,就准备去帮她,可是却看见她满脸的沟沟壑壑上写满了坚定。突然,她的手停止了颤动,饭终于送入了口中,我伸过手去轻轻拉出了她嘴中的勺子,饭一粒也没有带出来。
  婆婆一生拉扯大了父亲兄弟四人,吃过的苦数也数不清,可是她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衰弱过。如果婆婆还硬朗一点,她是决不会接受我们的服侍的。在我的记忆里,婆婆是一个坚强的老人,即便是到了这般田地,她还是那么倔强。望着床上的婆婆,我的心里酸酸的。
  我小心翼翼地捏着勺子,一口一口地给婆婆喂着饭。
  喂完饭后,我来到屋外,天空阴沉沉的,好像从来没有这样阴过。远处的山更黑了,我的泪水也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朦胧中,婆婆那只如柴的手又在我的眼前一颤又一颤的……
  (指导老师:袁勇)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魔凶兽世界思陈旧服卡利姆多东方部王国整顿个飞行点位置魔凶兽世界思陈旧服卡利姆多东方部王国整顿个飞行点位置,屈树东方【汉水悠悠】游父亲唐芙蓉园,市内阁成事颁布匹会讯问恢复实录(2019年9月3日)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